第四十五章 流浪诗人(1 / 2)

[]

梅姐离开了。

方舟可以确定的一点是,今夜的斗武场,对他而言,应该是安全了。

不过,方舟鼻尖微耸,嗅到了空气中弥散的血腥味道。

很浓郁。

显然,今夜并不是死一个两个人。

方舟对于这一点,倒是并不惊讶,早在赵爷与他通口信的时候,方舟就明白,这一夜,注定要死很多人。

赵爷独自一人,拦在了包厢之外,将斗武场内的来寻他麻烦的内鬼,全部都给干掉了。

否则,他方舟绝对没有办法这么安稳的呆在房间内。

“不愧是赵爷,老当益壮。”

方舟笑了笑,既然安全,那整个人自然就要轻松很多,没有必要继续紧张。

至于梅姐来研究鞭法……

方舟也没办法说什么,毕竟都是托管屋灵招惹的事。

蓦地。

方舟忽然感觉脑海中的传武书屋一颤,他的心神顿时进入到了传武书屋之内。

璀璨的光芒扬洒而下,浩浩荡荡的光辉,让人感觉内心有几分圣洁。

书屋之内,依旧是八仙桌摆着。

只不过,八仙桌的位置上,却是有一位呈现半模糊的白衣男子安静坐着。

方舟看去,却发现男子的面容与他一模一样,但神采不一样,哪怕只是看着,都能窥见眉间流露出的几许风流与……油腻。

“请。”

“在下流浪诗人,幸会。”

男子起身笑道,像是一位儒雅的读书人,抱拳作揖。

流浪诗人……

书屋之灵?!

方舟心头一震,之前书屋之灵都是直接散去的,如今,竟是呈现出了真实的模样。

方舟亦是作揖抱拳。

“方舟。”

“我知道,只是来与你见个面,我等书屋之灵,本都是已死之人,只不过心存执念,故而苟存于人世间。”

流浪诗人笑道,言语间颇为正经,倒是没有了面对梅姐时候的那份油腻。

方舟闻言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对于已死之人,难道说节哀?

故而,方舟秉持着一如既往的话不多说的风格,轻嗯了一声。

流浪诗人笑了笑,抬起手,白衫长袖一挥,面前八仙桌上,竟是多了青玉茶杯,以及茶盘,甚至还有碧绿茶叶。

方舟一愣,还有这操作?

流浪诗人看了方舟一眼,笑道:“这些都不过是小道尔,汝之心念,可幻化天地万物,不过,幻化出来的东西,终究是虚假的,也仅能于书屋这一隅之地内存在。”

“不过,传武书屋真正的好处在于,你在书屋之内灵智会得到开启,智慧得到增幅,对于武道的参悟,总是会比在外面深刻许多。”

“这是人族无数前辈所留下的馈赠。”

“等你真正得到传武书屋的认可,还有更多神奇的功能。”

流浪诗人烧了壶热水,泡了茶,他的茶艺很精湛,动作行云流水,赏心悦目。

碧绿的茶水很快便在茶杯内荡漾,流浪诗人两指并拢,将茶推到方舟面前。

流浪诗人笑道:“很久没泡茶了,不知道手艺生疏否,小友,请。”

方舟谢过,举杯饮茶。

茶香于口腔内流转,口齿余香,很难想象这只是幻化而出的茶叶。

流浪诗人给自己也倒了一杯,以手遮杯,一饮而尽。

脸上竟是流露几许痛快之色。

“饮茶,作诗,杀敌,泡妞……人生四大快意之事。”

流浪诗人轻笑。

“小友,可否给我说说如今的人族局势?”

“此次替小友托管,感受到不少异族气息,甚至还有强烈的杀机,幸而在下稳健,解决了一些小友所遇到的麻烦。”

流浪诗人道。

方舟喝了口茶,不由一愣,这次流浪诗人留下与他相见,就是想要了解一下如今人族的局势?

流浪诗人看到方舟似乎在犹豫思考,平和一笑:“小友放心,在下已死了很久,多亏传武书屋,才能留一缕残念于人世,当然,在下流连人间,亦是为了寻一缕传承,这可称为执念。”

“寻找传承?”方舟一怔。

“对,传武书屋,重要的是传武,我等每一尊书屋之灵,皆有执念,得继传承,将我等一身武道传承下去,便是执念。”

流浪诗人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