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站得越高,跌得越惨(1 / 2)

陆厉洵神色渐冷,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:“他倒是心急。”

“我看他是巴不得你出事!之前你处处压他一头,现在你人不在了,可不就是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!话说二哥,到底是谁要害你,你有没有头绪?这直接在路上就对你动手,对方胆子也太大了!”

陆厉洵抽出一支烟,点燃,夹在嘴里,“谁动的手,你不是都知道?”

“我知道什么啊我……等等!不会真是你二叔吧!”

“八九不离十。”

关寒彻底震惊了!

“他胆子那么大,就不怕被人发现?”

“既然做了,他自然会考虑周全。”陆厉洵吸了一口烟,缓缓吐出烟雾。

“二哥,你快给我具体地址,我这就过去接你!”

“不急,”男人淡淡开口:“再等两天,我也想看看,我这个二叔,到底有多少能耐。”

“可万一你回来晚了,陆氏真的易主可怎么办?”

“想多了,”男人轻笑一声,将手里的烟掐灭,“有的人站得越高,跌得就会越惨。”

关寒意会,“行,二哥,那我等你消息!”

“嗯。”

陆厉洵挂断电话。

看着手里熄灭的烟头,他眸中闪过一丝狠戾。

出事前手下在电话里和他汇报,陆正霆所谓在国外养伤的这些年,有很大一部分时间,是不在医院的。

而这期间,人去了哪儿,完全查不到。

黑暗中,男人眼睛眯起。

莫非他无意触动了这位神秘二叔的什么痛处,让他恨不得立即除掉自己?

陆厉洵勾了勾嘴角,游戏越来越有趣了。

……

打完电话,陆厉洵回到屋子,没一会儿就听到荣荣的声音从外面传来——

“呜呜呜,洵哥!”

门外站着的荣荣,刚和父亲大吵了一架。

起因是她想退了父亲为自己定的一门婚事,父亲不同意,她情急之下就说出自己心底的小秘密,她喜欢洵哥,特别特别喜欢。

然而父亲知道后不仅没有支持她,反而骂了她一顿,说她痴人说梦。

父亲说那男人明眼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,穿的用的都是村里见不到的稀罕货,他们连对方什么背景都不知道,让她趁早断了心思。

她心里委屈得不行,她长这么大,头一次遇到一个让她脸红心跳的男人,怎么可能轻易随了父母的意,随随便便嫁给不喜欢的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