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坏事都是他做的(1 / 2)

慕浅的月经来得猝不及防,以至于陆厉洵听到她肚子疼时还以为是她的肠胃又不舒服了。

将人抱起来,刚想说什么,就见女孩像只受惊的兔子,几步就逃回房间,进了浴室。

半晌,不见里面的人出来,陆厉洵才觉得不对。

他皱眉敲了敲浴室的门,“慕浅,到底哪里疼?”

里面的人没有动静。

男人眉头皱得更深,“再不说话我进去了。”

说完,他推门要往里进……

“你别进来!”女孩听到声音,急忙阻止。

陆厉洵动作堪堪顿住,语气烦躁:“慕浅,你给我出来!”

慕浅声音弱弱的传来:“陆厉洵……你,你能不能帮我拿件东西?”

“什么?”

“那个……姨妈巾……”

陆厉洵愣住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个什么东西。

他深吸了口气,开口:“在哪儿?”

“房间里靠衣柜架子上最后一层。”

“嗯。”

浴室里,慕浅崩溃般揉了一把头发。

真是丢死人了!

想到陆厉洵要给自己拿姨妈巾的画面,她就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。

呜呜呜,没脸见人了!

半晌,浴室门被敲响。

慕浅悄咪咪开了一条缝,就见陆厉洵伸手将卫生巾递了进来。

男人的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此刻拿着白花花的一小团,当即慕浅就涨红了脸。

她飞速接过东西,忽略指尖相触带来的灼烧感,连忙将门关上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慕浅将自己收拾干净,才一步步从浴室挪出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